稀有分散金属镓铟铊铼钍
中国锗产业结构迎来新局面



       十年前,我们只说中国是锗资源大国,并不单是因为国人含蓄谦逊的性格,而是因为粗犷的资源开发方式、局限的的中下游产品应用难以令人称道。短短十年,中国锗产业结构巨变,中国锗工业也从“为人打工、任人宰割”转变为“为我所用、主导市场”。

  供给结构优化——资源整合 供给集中

  中国供给结构优化与锗企发展壮大、环保政策升级并行。为了解决锗资源丰富地区小矿山、小冶炼盛行造成资源浪费和环境污染的情况,以云南为代表启动了锗资源整合。云南省依托云南锗业对临沧地区含锗褐煤矿山整合,解决了当地无序开发的问题。在国内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大背景下,环保政策不断加码,不具备环境友好生产能力的矿山、冶炼企业陆续关闭,锗原料向规模型锗回收企业集中,骨干企业发展壮大。原生锗骨干企业集中于云南(云南锗业、驰宏锌锗)、内蒙古(通力锗业、蒙东锗业)、四川(四环锌锗)、广东(中金岭南)等省区,产量占全国近80%,生产集中度大幅提升。

  消费结构升级——产业延伸 全面布局

  我国锗工业起步晚,十年前应用领域成绩可谓惨淡。如今,中国锗企已完成全产业链布局并继续深耕。红外领域,我国红外用锗量较2006年增加4倍,且红外锗片出口比例从80%降至65%,国内加工能力和消费能力均大幅提升。光纤领域,我国光纤四氯化锗自给率从不足50%提升至约70%,并且开始进军国际市场。光伏领域,光伏锗片实现了从军工市场向民用市场的跨越式发展,中国成为欧洲市场主要供应国。以价格换市场的方式悄然改变,作为追赶者,中国正以更优质的产品打破消费垄断。

  供需平衡改观——协同发展 产业共赢

  投资需求旺盛一度打破平衡,锗价在2010年至2014年间从5900元/千克上涨至12100元/千克,也造成供应大幅增加。随着投资退潮,2015年价格单边下跌至6000元/千克附近,出口萎缩37吨,国内供应过剩量达到惊人的40吨。然而,中国锗工业抵御住了资金冲击,供给结构优化和消费结构升级对于产业的调节作用凸显。供应端迅速减产、消费加速推进,在出口增加和国家收储下,中国仅用一年时间扭转过剩局面。在市场波动中,中国锗工业意识到上下游产业协同发展才是根本,过度追究产量和价格难以持续。
  价格走出底部——坚定不移 放眼未来
  锗价仍处于行业平均成本线以下,在良性供求区间下具备修复空间和条件。尤其数据传输量爆炸、空间技术进步和地面电站建设、民用车载设备和安防夜视设备增加等需求端持续稳步增长,更为锗价坚定走出底部树立信心。中国锗工业不能、也不敢在成绩上沾沾自喜,它只是成为了更好的自己。追逐是为了成为领跑者。

主办单位:北京事竟成有色金属研究所 电话:010-52876997 13301259049 传真:010-68861004 邮编:100041   
地址:北京石景山科技园实兴大街9号宏昌商务园北3号楼539室 京ICP证10218779号-1 京公网安备110107000626